夜梦

古老的阳光温暖着三春的花丛,布满青苔的石阶上长着青青新绿,久远的历史在午后的明媚下静陈着自己并忠实的守护着每一个与你无干的秘密⋯你看,和那些千里河山,感古行吟的文人墨客,是否有一点相通?从Anne的花园,忍不住,一个踉跄,去了更久之前⋯⋯不能列举幽州台,不能提到白沙堤,脑海里一闪即过的有千万种,到最后,逐渐清晰为一个半旧的水车
低吟浅唱着溪水潺潺,看谁荒芜了条条青石板。悄悄长出的苔痕杂乱,几乎将溪水拦腰斩断⋯沿着江南的栈道渐行缓缓,来到那个祖辈故事中带着苛政与心酸的一处。别的记得不是清楚,除了阳光下一面余悸一面惊喜的那两幕。堤坝很长,自然可以让岁月独处时好好摆满尘灰,游人很多,希望我的慎重落笔,也能给某一个善良的陌生人,清醒,惊喜或勇气

可能只有宋朝才有阑珊的夜色吧,皇家山下的,总有一种朦胧。起身取水,不经意间瞥见帘外灯火点,高楼连着山雪,尖塔撑着黑夜,刹那间,不知道是流浪还是在家的感觉⋯⋯身处何处,竟失声掩面

More from Daisy‘s Di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