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2, 2023
3 mins read
3 mins read

加州各縣新設精神健康法庭 將能夠強制治療

加州各縣新設精神健康法庭 將能夠強制治療
2020年10月22日,加州聖安娜的橙縣法院 。(John Fredricks/The Epoch Times)

【大紀元2023年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聞慧編譯報導)當海蒂·斯威尼(Heidi Sweeney)第一次出現幻覺時,她腦海中的聲音告訴她,橙縣的亨廷頓海灘市(Huntington Beach)是個安全的地方,在那裡,她可以睡在遊民營,或是酒鋪外面的灌木叢旁。

多年來,她拒絕接受幫助,堅稱「我沒病」,直到警方以小偷小摸和在公共場合酗酒的罪名逮捕了她。法官給她下了最後通牒:要麼坐牢,要麼接受治療。她選擇了治療。

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現年52歲的斯威尼說:「我非常感謝他們這麼做。我需要治療。我認為還有其他人也需要治療。」

斯威尼說,要不是被迫接受治療,她今天就不會活著,不會重返工作崗位,也不會與丈夫團聚。這就是為什麼她支持加州新的民事「社區援助、康復與賦能」(Community Assistance, Recovery and Empowerment,簡稱CARE)法院,該法院將於今秋在舊金山、洛杉磯和橙縣等八個縣啟動,隨後於2024年在該州其它地區啟動。

在新系統下,家庭成員和急救人員可以要求縣法官命令精神病患者接受治療,即使他們不是遊民,也沒有犯罪。

然後,法官將確定患者是否符合該計劃的標準,並可能監督護理協議或強制執行治療計劃。

去年,由於選民們對加州遊民數量不斷增加感到失望,該計劃法案在州議會幾乎獲得了一致支持,但同時也引發了殘疾人士權益組織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CARE法院強制那些沒有做錯任何事的人接受精神健康護理,是對公民權利的侵犯。

這場衝突正在加州各地上演。

在橙縣,管理這些法院的官員必須實現微妙的平衡,說服而不是脅迫人們接受治療,尤其是當他們認為自己沒有病時。

橙縣高等法院主審法官瑪麗亞·埃爾南德斯(Maria Hernandez)說:「我們不想懲罰人們,我們希望他們維持自尊。」

據橙縣公設辯護人辦公室,橙縣預計每年將有900~1,500名居民符合CARE法院的條件。當地律師、法官和衛生官員在制定專案時都將以患者為中心,執行過程中儘可能保持溫和,避免威脅。

埃爾南德斯說,這意味著新的民事法院要效仿該縣其它協作性法院的做法,在這些法院中,法官通常會脫下黑袍,走下審判台,與人們面對面交流。

即使CARE法院由埃爾南德斯這樣的法官監督,患者權益倡導者們也反對這一想法。患有躁鬱症的奧蘭多·維拉(Orlando Vera)說,可以幫助弱勢群體治癒精神疾病,但不應該把他們拖上法庭。法庭是一個以商業為導向的環境,不是解決情緒問題的地方。

橙縣行為健康主管維羅妮卡·凱利(Veronica Kelley)對倡議者的擔憂表示同情。她說,CARE並不是她為改善該州心理健康系統而設立的項目,但她要按照州長和其他民選官員的意願行事,因為他們控制著預算。

根據CARE法案,如果公共行為健康機構不能在規定期限內找到某位患者,並讓其接受治療,將面臨縣法院每天1,000美元的罰款。◇

責任編輯:嘉蓮

新聞

More from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