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6日
閱讀時間:4分鐘
13 次觀看
閱讀時間:4分鐘

此人三次遭雷擊卻得以善終 張秀才的生死劫

此人三次遭雷擊卻得以善終 張秀才的生死劫

清朝乾隆年間,杭州有個張秀才,平日就品行不端,還在鄉里橫行霸道,無人敢惹。有一天,他路過一位朋友的家,聽說某個村子裡有個女巫,能夠呼召鬼神,跟隨她的人很多,張就前去觀看。

當時女巫正在作法,圍觀的人很多。張秀才走上前,一掌打在她的臉上,說道:「你妖言惑眾,罪不可赦。如果我是閻王,必定會斬了你。」圍觀的人見是他,紛紛散去。不久之後,女巫真的生了落頭疽(現代稱砍頭瘡)而死;於是人們都稱他為「張閻王」。

又過了幾年,張秀才有些小病時,突然見到兩個公差出現在眼前。這兩人從來也沒見過,邀請張一同出行。之後他們就來到一個官署,那裡的殿宇非常輝煌壯觀。只見有兩位神坐在兩邊,前面的帘子捲起;還有一位神坐在中間,前面的帘子垂着,臉部看不清楚。

只見有兩位神坐在兩邊,前面的帘子捲起,還有一位神坐在中間,前面的帘子垂着,臉部看不清楚.jpeg

只見有兩位神坐在兩邊,前面的帘子捲起,還有一位神坐在中間,前面的帘子垂着,臉部看不清楚(示意圖片:Jakub Hałun/維基,CC BY-SA 4.0)

張秀才問:「神明為何召見我?」神明回答:「女巫狀告君,所以召訊君。君定她的罪非常恰當,本來不冤枉她;但君也不是正人,須將自己生前所做的惡事,一一自首。」說完,就讓左右遞給他一塊板子,讓他自己寫下來。張某拿起筆就開始寫,兩面都寫滿了,還覺得沒有寫完。

神明看後說:「只是這幾個案子,已經足夠了。君自己推斷應該受到什麼懲罰。」張秀才思考了很久,然後說:「應該遭雷擊。」神明說:「不足以抵罪,應該被雷擊三次。」然後命令捲起殿中間那個神前的簾子,叫他仰望。張看到那個像就是自己的樣貌,這時他才明白自己的前世就是閻王,因為犯有大錯,所以才到人間輪迴。很快,兩位公差又送他回到家裡,張秀才如夢初醒,此時汗流浹背。從那以後,他改過自新,為善,一洗前非。

突然有一天,雷電交加,張秀才震死在地上,但隨後又蘇醒過來。又過了幾個月,他在戲台下看戲,雷電再次降臨。他知道雷是來擊自己的,就大聲呼喊叫眾人趕快躲開,結果他又被雷電擊中而死;但一會兒又蘇醒過來。他踉踉蹌蹌地回到了家裡,之後在鄉村中教導初入學的孩童。

又有一天,雷聲滾滾,圍繞着房屋響個不停。張秀才害怕第三次被雷擊死,就不一定能活了,因此藏身於黑漆桌下。霹靂一聲,雷火燒毀了他的床和床帳,但他卻幸免於難。他明白自己的劫數已過,於是重新規劃自己的生活,準備他的舉人考試。

兩年後,張秀才參加了鄉試,考取了舉人;但會試落榜。隨後他就隨親戚梁國治(字階平)去湖南擔任巡撫,梁階平是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九月從湖北巡撫兼兩廣總督調任湖南巡撫的。途經漢陽時,張秀才(現在是張孝廉了)聽說有一位術士算命非常靈驗,就前去拜訪。術士告訴他說:「你這次出行會小有佳處,但壽命已經到了,只可待一年就要返回,不能留戀。回來後務必來我這裡再見一面,我有要事託付給你。」

兩年後,張秀才參加了鄉試,考取了舉人;但會試落榜.jpeg

兩年後,張秀才參加了鄉試,考取了舉人;但會試落榜。(示意圖片:出自清人《彩繪帝鑒圖說》)

張孝廉聽從了術士的話,一年就按時返回。然後他再去拜訪術士,卻發現術士已經去世了,但留下了一封信。打開信,發現是請求他把術士的棺材帶回故鄉。張孝廉履行諾言,將術士的棺材帶回杭州。但不到一個月,張孝廉在家中無病而終。

作者袁枚根據《廣博物志》的說法,說雷火所及,連金石都會燒毀,只有漆器不會受損。那麼張第三次遭到雷電得免,是因為他躲在黑漆桌下,才得以倖免嗎?

張孝廉的親戚梁國治,字階平,浙江會稽人。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進士,狀元,授修撰。從國子監司業累官至東閣大學士兼戶部尚書。


參考文獻:


[清]袁枚 《續子不語》第三卷


更多來自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