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2日
閱讀時間:11分鐘
閱讀時間:11分鐘

拜登妥協 美國邊境政策將有重大變化

拜登妥協 美國邊境政策將有重大變化

【大紀元2023年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隨著共和黨人要求改變美國邊境政策和移民制度,以換取白宮為烏克蘭和以色列提供援助資金,美國總統拜登表現出妥協的立場,願意更多參與談判。這預示著,美國的移民政策將發生重大變化,尤其是在涉及難民庇護、人道主義假釋和非法移民快速遣返方面。

拜登妥協 白宮將與國會共和黨人談判邊境問題

拜登表示,隨著共和黨在國會阻止對烏克蘭和以色列的戰時援助,他願意「在邊境問題上做出重大妥協」。隨著邊境政策變化的僵局加深以及援助烏克蘭剩餘資金的減少,預計白宮本週將更多地參與談判。

「是時候達成雙方都能同意的協議了。」拜登的預算主管沙蘭達‧楊(Shalanda Young)12月10日在CBS的「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節目中表示。

共和黨議員表示,穿越美國南部邊境的非法移民數量創紀錄,對美國構成了安全威脅,因為移民部門無法充分篩選所有非法越境移民,而且那些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正在耗盡美國的資源。

共和黨立法者們認為,如果不能解決自己國家的邊境問題,即使為了幫助處於戰爭中的烏克蘭和以色列,他們也無法向選民證明向那些國家輸送數十億美元是合理的。

領導談判的共和黨人,來自俄克拉荷馬州的聯邦參議員詹姆斯‧蘭克福德(James Lankford)指出,從墨西哥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人數激增,「這實際上正在失控」。

蘭克福德在CBS上說:「我們想做的就是弄清楚需要什麼工具才能讓局勢重新得到控制,這樣我們的南部邊境就不會出現混亂。」

但包括一些民主黨人在內的許多移民倡導者表示,擬議中的一些移民政策改革將破壞對迫切需要幫助的人的保護,並且不會真正緩解邊境的混亂。

民主黨首席談判代表、康乃狄克州聯邦參議員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批評共和黨的邊境政策要求迄今為止「不合理」,但他也表示,白宮將在談判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

他在NBC的「會見媒體」(Meet the Press)節目中說:「我們不想讓美利堅合眾國將人們拒之門外,那些人來到這裡是為了從危險、悲慘的環境中獲救,因為他們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美國最好的方面就是,你來到這裡就可以從恐怖和酷刑中被解救出來。」

大部分的談判都是私下進行的,但討論中的一些問題則是眾所周知的:難民庇護標準、人道主義假釋和對非法移民的快速驅逐權等。下面來看看這些政策可能會發生什麼變化。

難民庇護

庇護是一種保護措施,允許某些移民(難民)出於對其家鄉國家迫害的恐懼而留在美國。針對庇護資格,美國有一套相當具體的標準: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資格或政治觀點。尋求庇護者請求這種保護時,他們必須在美國境內。

獲得庇護的移民,之後還會有申請美國公民身分的機會。

在庇護申請過程中,這些移民(難民)通常會經過被稱為「可信的恐懼訪談」的初步篩選。如果他們確定有機會獲得庇護,他們就可以留在美國向移民法庭提起訴訟。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數年時間。不過,尋求庇護者在這期間可以開始工作、結婚、生子,為自己創造新的生活。

批評者表示,庇護政策的問題在於,大多數人最終並沒有獲得庇護,但他們知道,只要他們申請庇護,他們基本上就會被允許在美國停留多年。

如同移民研究中心研究員、前移民法院法官安德魯‧阿瑟(Andrew Arthur)所說的:「人們不一定會透過申請庇護來進入庇護裁決程序。」該中心主張減少美國移民。

國會立法者正在討論的一些內容將提高庇護申請者在最初的可信恐懼訪談中需要滿足的標準。那些不符合要求的人將被遣返。

但退休的移民法院法官保羅‧施密特(Paul Schmidt)在部落格上討論移民法院問題時表示,可信的恐懼訪談從來沒有打算如此艱難。他說,移民經過一段艱難而痛苦的旅程到達美國邊境後不久就會接受面談,這次面談更像是一次「初步篩選」,目的是剔除那些無意義的庇護申請者。

施密特也對大多數申請者未能通過最終庇護篩檢的說法提出質疑。他說,一些移民法官採用了過於嚴格的標準,同時該系統積壓得很厲害,以至於很難確切地知道最新的、可靠的統計數據是什麼。

人道主義假釋

利用人道主義假釋,美國政府可以讓人們基本上繞過常規移民程序進入該國。這項權力根據具體情況用於「緊急人道主義原因」或「重大公共利益」。這類移民通常會在預先確定的期限內被接納,但是他們沒有獲得美國公民身分的途徑。

多年來,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都會利用人道假釋來幫助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允許他們進入美國。根據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研究,人道假釋在1950年代被用來接納匈牙利人,在1970年代後半葉被用來接納來自越南、柬埔寨和老撾的人,在1990年代中期接待與美國合作過的伊拉克庫爾德人。

拜登政府也嚴重依賴人道假釋。當美國2021年從阿富汗撤兵時,塔利班捲土重來占領了阿富汗,美國從喀布爾空運出了近8萬名阿富汗人,並把他們帶到美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美國也接納了數萬名烏克蘭難民。

今年1月,拜訪政府還宣布了一項計劃,每月透過人道假釋的方式接納來自古巴、海地、尼加拉瓜和委內瑞拉的3萬名移民,前提是這些移民有經濟擔保人,並直接飛到美國,而不是前往美墨邊境從墨西哥口岸入境美國。

美國政府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已有近27萬人根據該人道假釋計劃獲准入境。另外,有32.4萬人透過一款名為CBP One的手機應用程式獲得了預約,該應用程式用於從墨西哥陸路過境點入境美國的人提供假釋。

共和黨人將拜登政府這些假釋計劃描述為本質上是為了繞過國會,讓大量原本無法獲得批准的人進入美國。德州起訴聯邦政府,要求停止針對古巴人、海地人、尼加拉瓜人和委內瑞拉人的假釋計劃。

加急遣返(快速驅逐)

國會於1996年制定的加急遣返政策基本上允許低階移民官員(而不是移民法官)快速驅逐某些移民。該政策直到 2004年才被廣泛使用,通常用於驅逐在墨西哥或加拿大邊境100英里範圍內,以及在抵達美國後兩週內被捕的人。

該政策的捍衛者認為,這減輕了移民法庭的案例積壓負擔。移民倡導者則表示,該政策的使用很容易出錯,而且不能為移民提供足夠的保護,例如讓律師幫助他們辯護。

前總統川普(特朗普)政府曾推動將這項快速驅逐政策擴大到全國範圍,並持續更長的時間。反對者對此提起訴訟,致使該政策的擴大化從未發生過。

目前新的提議再次將快速驅逐範圍擴大到內陸地區,並允許移民官員拘留和驅逐任何無法迅速證明自己在美國居留時間超過兩年的外國人。

這些移民政策變化是否可以帶來威懾效應?

國會立法者、政府官員和外部支持者與反對者對於這些提議的移民政策改變的核心分歧是:它是否能夠帶來有效的威懾作用?

共和黨人堅信,以懲罰性方式執行移民法並拒絕大多數非法越境的人,將能夠阻止住拉丁美洲及其它地區的人們長途跋涉前來美國。

這就是要求嚴格限制誰可以申請庇護、限制政府向個人或移民類別提供假釋的能力,以及將快速驅逐範圍擴大到美國內地的理由。

前移民法院法官阿瑟認為確實如此。他表示,對可信恐懼庇護標準的改變以及對使用人道主義假釋的限制將是「遊戲規則的改變者」。他也認為,這會是一項「代價高昂的努力」,因為美國政府將不得不拘留和驅逐比現在更多的非法移民。但他相信,最終抵達美國的非法移民人數將會下降。

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穆扎法爾‧奇什蒂(Muzaffar Chishti)表示,衡量邊境成功的標準應該是,透過有效的庇護程序為那些應得的人提供保護,並防止那些不應得的人鑽空子。

他說:「對我來說,就是這兩項原則,如果有什麼有助於推進這些原則,那就是好的政策。」

奇什蒂認為,庇護申請應該在邊境進行,然後才允許有資格的移民前往美國內陸地區,同時迅速將不合法的庇護申請人拒之門外。

但退休的移民法院法官施密特等人表示,這些移民的處境非常絕望,他們無論如何都會來,即使通過危險的旅程來逃避邊境巡邏。

他說:「絕望的人會做絕望的事。」

大多數民主黨人也懷疑新移民政策的威懾效果。

新澤西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科里‧布克(Cory Booker)在12月11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目前,隨著補充資金法案的談判繼續進行,重要的是要認識到消除或嚴重減少庇護和假釋機會的提案無法實現這些目標。」

「相反,正如最近的歷史所表明的那樣,邊境的嚴厲禁令並沒有減少逃離他們國家的暴力來尋求庇護的人數。」

新澤西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批評拜登總統「錯誤地認為」民主黨將投票支持一項包含威懾力的一攬子支出計劃。

梅嫩德斯說:「令人震驚的是,(拜登)總統對大幅限制庇護申請並大幅擴大快速驅逐範圍持開放態度,甚至包括我們國家的內陸地區。」

「這些都是共和黨人提出的不成熟的、失敗的政策想法,無助於解決我們南部邊境非正常移民的根本原因,只會給本已破碎的體系注入更多的殘酷和混亂。」

邊境政策趨向嚴厲 對於2024大選的影響

拜登對邊境和移民政策的大規模讓步可能對他的2024競選連任帶來負面的政治影響,這會降低他的信譽,讓具有移民意識的基礎選民感到沮喪,同時在這個首要問題上把優勢讓給共和黨領先的總統候選人川普,因為這些嚴厲的邊境和移民政策都是川普和共和黨人要求的。

國會眾議院拉美裔核心小組(CHC)主席、民主黨眾議員納內特‧迪亞斯‧巴拉甘(Nanette Díaz Barragán)與同樣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民主黨參議員亞歷克斯‧帕迪拉(Alex Padilla)在一份聯合聲明中說:「我們深感擔憂的是,(拜登)總統會考慮推進川普時代的移民政策,而民主黨人曾極力反對這些政策,他本人也曾在競選中反對這些政策——現在他要以此換取共和黨也支持對我們盟友的援助。」

他們還警告說:「屈服於這些永久性政策變化的要求,將其作為不相關的一次性支出計劃的『代價』,將開創一個危險的先例。」

左派選民動員組織MoveOn也對這個問題發表了看法,他們指出,談判桌上對移民政策的許多新限制等於是在幫助川普競選。

MoveOn執行董事拉納‧埃普廷(Rahna Epting)12月11日發聲明說:「拜登總統和國會民主黨人必須在川普的可怕遺產與民主黨進行有意義的移民改革的願景之間形成鮮明對比,其中包括建立獲得公民身分的合法途徑和歡迎來尋求庇護的人們。」

不過,白宮則把這次與共和黨談判的移民政策改革描述為是拜登總統主動提出的優先事項。

白宮發言人說:「總統已經明確表示,邊界已經破損,國會必須採取行動——事實上,他於2021年向國會提交的第一項立法就是為了更新和改革我們的移民政策。總統表示,隨著參議院談判代表繼續努力達成兩黨一攬子計劃,他願意妥協。」

白宮官員表示,拜登政府與參議院談判代表的直接接觸僅限於技術援助,而不是具體提案。但隨著向烏克蘭提供資金的最後期限臨近,白宮正在發揮更積極的作用。

白宮副新聞祕書安德魯‧貝茨(Andrew Bates)12月11日(週一)在空軍一號上對媒體說:「上週,你聽到總統向國會和全國闡述了支持烏克蘭對抗普京的迫切需求。他曾多次親自向國會領導人傳達這一信息。」

他表示,白宮立法事務辦公室、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正在與兩黨立法者保持密切聯繫……我們將繼續這樣做」。

但移民倡導者們認為白宮通過希望獲得更大的權力來打擊邊境非法移民是在玩輸家遊戲。

一位倡導者以匿名對《國會山報》說:「總統對這個問題的理解是,威懾有效,安撫共和黨有效。但是這些都不是真實的。」

另一位接近談判的移民倡導者也以匿名對《國會山報》透露說:「是白宮——白宮的官員——主動接觸,找到國會山的共和黨人,建議他們在限制庇護並使其變得更加困難方面施加壓力,並說這也許不是一個壞主意。這就是導致我們走到這一步的開場白。」

這位倡導者批評說:「這完全是對歷史比重的誤判。在川普認為自己獲勝(會做這些事)之前,(拜登)認為可以通過立法執行川普議程來超越川普,這是荒謬的。」

責任編輯:任子君#

新聞

更多來自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