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2日
閱讀時間:5分鐘
閱讀時間:5分鐘

專家呼籲更多國立法 制止非法器官移植

專家呼籲更多國立法 制止非法器官移植
2019年5月16日,法輪大法修煉者在曼哈頓遊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並呼籲世人關注中國活摘器官暴行。(Edward Dye/The Epoch Times)

【大紀元2023年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報導)十幾年前,美國德克薩斯州醫生小霍華德‧保羅‧蒙蘇爾(Howard Paul Monsour Jr )的一位教授同事罹患晚期肝癌,他去了中國,在很短時間內完成了肝移植手術,回到了美國。不幸的是,這位教授還是去世了。

「他是一個無意中的受害者,因為他從別人那裡得到了(移植的)肝臟。」保羅‧蒙蘇爾醫生表示,這促使他採取行動,「 並在德克薩斯州(議會)作證,以通過一項法律,阻止德克薩斯民眾獲取這些器官」。

12月10日,醫生反對活摘器官組織(DAFOH)舉行研討會,呼籲更多國家通過立法,制止本國民眾前往中國接受非法的器官移植、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共謀。以上是小霍華德‧保羅‧蒙蘇爾醫生在該研討會上所講述的故事。

調查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

參加這個研討會的劉文宇目前在美國一家大型公司擔任工程師,擁有清華大學碩士、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碩士學位。他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抓捕四次。

2002年7月,包括劉文宇在內的數十個法輪功學員被獄警帶著到醫院去做體檢,並被告知每個囚犯都要做定期檢查和健康評估。

然而,事實證明,獄警撒謊了。

一個監控劉文宇的犯人對著他大笑,說:這就像個笑話。 我們從未接受過這麼多的醫學體檢,甚至是簡單的體檢。在這裡,誰關心你的健康?!

國際知名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佐證了劉文宇的證詞,他表示,在中國監獄系統,只有法輪功學員犯人才被強制體檢。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系統的體檢和血液檢測,但對普通罪犯則不然。 我本人採訪過多位法輪功學員和普通罪犯,他們一直告訴我(這樣的)同樣的事情。」

麥塔斯也是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人。2006年7月6日,他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 David Kilgour)發布《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麥塔斯表示,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目前,麥塔斯和喬高的調查,也得到了國際社會其它多個調查報告的證實。

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曝光後,國際社會相繼採取立法行動。

數國立法禁民眾移植非法器官 尚需更多國加入

目前,以色列 、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英國以及台灣,均通過立法,禁止民眾接受非法器官移植。

德州則是美國第一個禁止居民接受海外非法器官移植的州。

在小霍華德‧保羅‧蒙蘇爾醫生的參與和努力下,2023年6月18日,德克薩斯州州長簽署法案,禁止醫療保險提供商使用來自中國或任何其它已知參與活體器官摘取的國家的器官進行器官移植。

保羅‧蒙蘇爾醫生也是德克薩斯大學醫學院赫爾曼紀念醫院肝移植醫學主任。

在美國聯邦政府層級,相關法案有待進一步討論和表決。比如:2023年3月27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2023年制止活摘器官法案》。這一法案尚需聯邦參議院表決通過和總統簽字後生效。

本次研討會的主持人、美國猶他大學醫學院腫瘤學科主任韋爾登‧吉爾克瑞斯(G. Weldon Gilcrease)表達了他的憂慮,他表示,一方面,中共活摘器官的做法有增無減,另一方面,國際社會沒有採取更多的實質行動。他說,「這幾乎就像醫生正在等待立法者採取行動,立法者正在等待醫生採取行動。」

籲更多醫生公開表達抗議

英國上議院亨特勳爵(Lord Hunt of Kings Heath)在研討會上說,「英國BMA 醫學倫理委員會主席約翰‧奇澤姆 (John Chisholm)在立法問題上將強制摘取器官描述為嚴重且持續侵犯不可剝奪的基本人權的行為。」

「我非常同意德克薩斯州的觀點——即越多的醫生能夠表達他們的抗議,像我這樣的政客就越容易在我們自己的議會中改變立法。」

在亨特勳爵的參與推動下,2022年,英國通過《健康與護理法案》修訂案,禁止前往中國和其它國家進行商業器官移植旅遊。

DAFOH的執行主任托斯坦‧特雷(Torsten Trey)以美國內科醫生和外科醫生協會(AAPS)舉例,呼籲更多的醫療機構發表公開聲明,以保護其成員無意間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共謀。

2023年7月4日,美國內科醫生和外科醫生協會(AAPS)發表聲明,「譴責任何形式的活摘器官行徑」。

聲明說,「大量證據表明,中共當局憑藉在中國擁有絕對權力,對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基督徒等人進行抓捕、監禁、未經同意進行醫學檢測等。其目的是為了將他們的器官與移植受者進行匹配,摘除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在移植過程中殺死他們。他們還介入以金錢為目的『器官移植旅遊』。「

麥塔斯:需強制醫生報告患者海外器官移植情況

麥塔斯表示,需強制醫生報告患者在海外進行器官移植情況。

他說,「有人從國外做器官移植回來,醫生會知道,藥劑師也會知道,因為他們需要抗排斥藥物。醫院可能知道這件事,因為他們不在延遲等候名單之列。但除非有某種形式的(強制性要求)報告,否則,執法當局不會知道這一點。」

「一些非常同情(活摘器官受害者)、明確支持立法的醫生願意談論這個問題。但他們仍然猶豫是否以某種形式強制性向衛生管理系統報告自己患者的移植旅遊情況,因為這違反了醫患之間職業祕密。然而,為了使法律可行,調查人員必須了解移植旅遊(的過程)。」

責任編輯:高靜#

新聞

更多來自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