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6日
閱讀時間:10分鐘
16 次觀看
閱讀時間:10分鐘

前特工首次公開發聲 曝光中共海外特務隱密罪惡

前特工首次公開發聲 曝光中共海外特務隱密罪惡
左图:2014年5月,李桂新在泰国曼谷伦披尼(Lumphini)公园打坐。右图:前特工埃里克首次现身法轮功集会揭露中共海外破坏活动黑幕。(图片来源:大纪元/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4年6月15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

中共情报机构在全球范围不断开展行动,雇用特工在世界各地追捕持不同政见者,并试图将他们遣返回中国。

2008年至2023年初,前特工埃里克(Eric)曾为中共国家警察和安全机构公安部的一个部门担任卧底特工,这个部门被称为政治安全保卫局,简称一局。它是中共的主要镇压工具之一,是中共情报机构中最可怕、最强大、也是最黑暗的一个部门。

埃里克于去年叛逃到澳大利亚。他向澳洲情报组织和媒体揭秘了政保局的职能,以及如何在海外追捕异见者。他曾接到的一个任务,对象就是法轮功学员。

在过去的15年间,他不断接受中共秘密警察的命令,在柬埔寨、泰国、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针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打击。

前特工埃里克6月4日在澳大利亚国会大厦前法轮功学员的集会上首次公开露面,纪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5周年,并披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

埃里克:“有人说,‘六.四’让他看清了中共的本质。这很好,但如果放眼中共历史上那些杀人如麻的斑斑劣迹,你就知道您应该更早地看清它们的真面目。”

埃里克说:“你们可能也看到过我提供的,关于法轮功学员李桂新的部分资料。秘密警察抓捕他的细节令当事人感到震惊,而世人对这些秘密还所知甚少。我会在今后,逐渐披露这些细节。但从中,我们需要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共产党对付你,不在乎你是否有信仰,是否有道德,甚至是否是罪犯,它永远执行一条最简单务实的原则:是否反对它。除此之外,它不在乎你的其它立场。”

法轮功学员李桂新被特工秘密监视追踪

公安试图打击的目标之一是李桂新(Li Guixin),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中共在1999年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2014年,李桂新带着妻子和十几岁的女儿逃到泰国之前,他至少5次因坚持信仰而被中共非法关押。

埃里克与《大纪元时报》分享了一张截图,上面写道,“现在,需要你去确认下(我们)找到的公寓是否正确。”

埃里克的上线在2021年2月16日的这条信息中指示他,“观察下公寓内部以及周围环境,拍拍照片和视频,到时候把你看到的情况整理描述下,要研究部署下蹲守工作。”

上线发送了一系列照片。一些照片显示李先生和他的家人穿着黄色的T恤正在打坐或参加法轮功活动。其它照片包括他们在中国使用的身份证上的头像,以及他们2017年左右在泰国的住址。

2021年2月16日,前中国间谍埃里克与他的上线之间的对话截图。在对话中他被要求在泰国寻找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李桂新。(图片来源:大纪元/埃里克提供)
2021年2月16日,前中共间谍埃里克与他的上线之间的对话截图。在对话中他被要求在泰国寻找持不同政见者李桂新。(图片来源:大纪元/埃里克提供)

李桂新看过这些照片后告诉大纪元记者,他感到非常震惊。

他说,虽然许多照片来自他的朋友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内容,但至少有一张全家的合照从未在网上发布过。

“他们从哪里得到的?”他问道,并表示这让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电影情节中。这是他第一次证实了内心的疑虑,而正是这些猜测导致他近年来多次搬家。

他说,“真的被我猜中了!”

埃里克无法确认是否有其他中共特工参与了针对李先生的行动,也不知道有多少中共特工参与了行动。他带着一名翻译查访了他的上线给他提供的地点。他说,在发现李先生不再住在那里后,他就很少参与此案了。

埃里克告诉大纪元记者,“中共对东南亚的渗透相当严重”,在“诱捕”目标方面,中共政权在泰国、柬埔寨和缅甸等国家“最为得心应手”。

他说,“当地政府时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与他们合作。”

李先生认为自己“并不特别”,他被中共挑出来是因为他的不同观点。他曾撰文批评中共政权,并于2021年秋成为《大纪元时报》中文版的撰稿人。

《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在中国都受到严格审查。《大纪元时报》的网站和许多其它国际媒体一样,被中共互联网审查“(防火)墙”阻挡,中国大陆人至今仍然无法访问。

2023年,美国司法部分别起诉了两起涉嫌中共特工的案件,其中两人被指控在纽约市经营一个中共秘密警察局,另外两人则被指控试图贿赂美国税务官员,以攻击法轮功。第一起案件中的一人还在中共党魁习近平2015年华盛顿之行期间协助组织了反法轮功示威游行。

笔名“变态辣椒”(Rebel Pepper)的政治漫画家王立铭(Wang Liming)也是前中共特工的目标。他说,他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是一位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拥有数百万粉丝的日本博主,曾在他回乡探亲期间被国安部特工要求,在回到日本之后帮他们监视法轮功和《大纪元时报》。

王先生告诉《大纪元》的姊妹媒体《新唐人》(NTD),“他拒绝了。它(中共)是在动员所有人成为间谍。任何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它觉得能利用的人,它都会去问一下,‘你愿意不愿意帮我们收集情报?’这也是蛮可怕的事情。”

有中共爪牙的欺骗就有正义的声音

李先生至今还记得2021年底发生的事情。就在那一年,埃里克的上线让他帮忙锁定李先生。

那年12月,李先生的妻子从素攀武里府(Suphan Buri)的一个公园炼功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名似乎对学习法轮功感兴趣的男子。

李先生夫妇欢迎他到家里一起阅读法轮功书籍,后来还送给他一本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

他们在即时通信软件Line上互加了好友,该男子要了这对夫妇的地址,说想给他们送些茶叶。

该男子自称李国安(Li Guoan),自称是一名导游,“国安”一词的意思是国家安全。

直到几周后,一位匿名女士打来电话,催促他们离开,李先生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李先生记得那位女士说,“别问我是谁,我是那个国安人员身边的人,你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赶快搬到别的城市去吧。”

据这位女士透露,中共情报机构已经对李家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监视。她说,由于得到了那本书(《转法轮》)和他们的地址,那名男子从当地的中共领事馆获得了10万泰铢(当时约合3000美元)的奖励,另外还有一笔同等金额的奖励待发放。

女士告诉他,自2021年初以来,这名男子就一直在努力寻找李先生一家的下落。

李先生当天就搬到了朋友家。

然而几个月后,可疑的人再次出现在他们公寓的一楼,他的朋友刚在那里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些可疑的人说中文,逗留了几个小时,不停地拍照,还对一些在“媒体”工作的“中国人”的细节表现出特别的兴趣。

当朋友告诉李先生这些人的表现时,他开始怀疑自己就是这些人要找的人。

据李先生说,当他的朋友在厨房时,有一个人试图溜上楼。8月下旬,一名当地人向李先生的朋友透露,他是中领馆派来的。

时至今日,李先生仍担心中共政府没有放松对他施加压力。

今年2月,中国新年前后,李先生与在中国的姐姐通了电话。她告诉他,警察当天刚刚来过。

姐姐告诉他,“你的情况,他们很清楚”,然后,非常奇怪地对他说,“你回来吧!”

他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

她回答说,“说不定了。”

李先生觉得中共当局一定威胁过他姐姐,“她当然知道(我)回国很危险,她的话是说给别人听的。”

他与现年85岁的母亲的直接通话早已被屏蔽,与姐姐通话是他与家人沟通的唯一方式。

李先生说,2017年父亲去世时,他的眼睛一直不肯闭上。仿佛在渴望见到远方的儿子。

李先生当时就知道,为了不“给他们带来更多麻烦”,他不得不停止给姐姐打电话。

他在电话中对姐姐说,“你和妈妈多保重。”

自2022年以来,李先生已经搬了好几次家,但他仍然感到迫害的阴影笼罩着他。他说,他努力不让恐惧控制自己。

他说,这一切,包括遇到了像那位女士一样主动提供帮助的人,都表明中共的迫害不得人心,有良知的民众不会跟着中共迫害好人。这给了他希望、力量和勇气。

与此同时,李先生努力“好好照顾”自己,其余的一切交给命运。

他表示,法轮功的核心价值观——“真、善、忍”让他无所畏惧。

人类清醒之时就是中共倒台之日

回顾2005年6月4日,另一名叛逃者陈用林也在悉尼纪念“六.四”的活动中公开露面。陈永林当时是中共驻澳大利亚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一等秘书。陈用林公开出走前专门负责监视和打压海外的法轮功团体、民运、台湾、西藏、新疆等团体。他还揭露中共派遣1000名“特工和线人”在澳大利亚境内工作。

中共国家总理李强两周后将访问澳大利亚,试图让两国关系回温。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家属和酷刑受害者也参加了这次集会。他们希望澳大利亚议会公开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释放所有被关押在中国的澳大利亚居民和公民的家属。

法轮功学员熊琦的妻子姜永芹至今仍被关押在狱中。

法轮功学员熊琦:“在警察局,姜永芹遭到了严重的性迫害,她的辩护律师为此多方控告无果。由于姜永芹通过律师向海外媒体曝光了中共性侵害法轮功学员的特殊手段,当局禁止了姜永芹和外界的一切接触。至今快两年了,家人和律师都无法知道她的现状。今年1月24日,在没有律师到场的情况下,姜永芹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此我呼吁澳洲政府能为解救姜永芹这件事而做出努力,并公开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关押的良心犯。”

澳洲联邦参议员保罗·斯卡尔(Paul Scarr),马尔科姆·罗伯茨(Malcolm Roberts)到场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

澳洲联邦参议员Paul Scarr:“我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义务切实提出这些问题,并加入今天在座的各位。这不是政治义务,我认为这是作为澳大利亚参议员的道德义务。”

澳洲联邦参议员Malcolm Roberts:“中共在自己的控制下种下了衰败的种子,法轮功所做的让这种情况发展得更快。但你们并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你们所做的是为人类和自由挺身而出,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加拿大人权律师、前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集会上呼吁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麦塔斯:“中国是唯一一个我们看到大量良心犯因器官而被系统性杀害的国家。 起初,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杀害,但2017年以来这种现象也急剧蔓延到维吾尔族人身上。当然还有其他人数较少的人群。 因此,除了一般的对域外立法和数据收集的提议,我们还需要对中共的虐行和受害者群体表达具体的关切。”

埃里克表示,共产党经常把自己打扮得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然而这并非事实。在如此的高压下,仍然有无数的人起而反抗,连绵不绝,而共党官员及其打手,如果少了金钱官位,少了利益分赃,面临同样的压力危险,就无法坚持下去,因此反抗者注定会成功。


化解当代最大威胁 帮助结束中共

中共统治人民的最重要手段就是欺骗。维持大面积的对华广播不断传递真相,就是持续地给中国注入希望。希望之声邀请您和我们一起携手努力。欢迎点击了解详情。


责任编辑:辛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