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3日
阅读时间:6分钟
阅读时间:6分钟

缅北乱局与中国对缅政策(图)

缅北乱局与中国对缅政策(图)
緬甸臭名昭著的KK園區。(圖片來源:網上截圖) 看中國網站 禁止建立鏡像網站 。

【看中國2023年11月24日訊】10月27日以來,緬北三家兄弟組織——果敢民族民主聯盟軍、德昂解放軍、若開軍展開了針對果敢自治區政府邊防部隊、以及撣邦東北部緬甸軍方部隊的協同攻擊,簡稱「1027行動」。三家兄弟組織進行的攻勢取得了相當的效果,攻勢和戰事迅速蔓延到撣邦周邊的省邦,包括曼德勒省和實皆省。

1027行動同緬甸2021年2月軍事政變以來的國內衝突有很大差異。首先衝突發生的地區毗鄰中緬邊境,而非距離中國相對較遠的省邦和下緬甸地區,因此對中方一直側重的邊境地區安全穩定具有潛在的巨大影響。2009年果敢事變後3萬7千多名難民入境中國避亂,給中國的邊境安全造成了很大壓力。2015年209事件中緬甸軍機曾經為了追擊向中國邊境地區撤退的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入侵中國領空,炸彈落入中方境內造成5死8傷,直接導致中國向緬甸政府以及少數民族地方武裝施壓,在6月初實現停火。

1027行動有助中國打擊電信詐騙?

其次,三家兄弟組織將1027行動的目標之一定義為打擊緬北邊境電信詐騙,這同中國一直擔憂但沒有完全解決方案的緬北電信詐騙問題息息相關。1027行動的導火索是10月20日明氏家族在果敢臥虎山莊殺害多名企圖逃跑的中國電詐人員。三家兄弟組織將緬北電詐問題作為行動的主要目標,在現實中符合併支持了中國極為迫切的國家利益。這因此也造成了一種觀點,即1027行動是有中國背書而且支持的。

第三,1027行動同2021年政變以來反對派針對緬軍的抵抗運動也有差異。反對派的民族團結政府和人民防衛軍本身的政治訴求很明確,要求結束軍人統治,還政於民主政府。但是1027行動到目前為止三家兄弟組織主要的訴求在於領土,尤其是民族民主聯盟軍收復果敢的軍事行動。已經去世的果敢王彭家聲領導的民族民主聯盟軍在2009年之前長期控制果敢,直至在緬軍支持的88事變中喪失了對果敢的控制權,開始在緬北不同地區游擊流散,民族民主聯盟軍的現任領導其子彭德仁希望重新控制果敢。2015年,民族民主聯盟軍曾經開展過類似1027行動的「光復果敢」的軍事行動,當時還發布了《告全體世界華人同胞書》,尋求中國政府和中國民眾的支持。所以在光復果敢、擴大領土範圍和推翻軍人政權、恢復民主制度二者之間,三家兄弟組織和緬甸民主抵抗運動之間亦有差別。

對於緬甸國內局勢而言,1027行動提出最重要的問題在於這是否是緬甸國內抵抗運動的分水嶺。民族團結政府和人民防衛軍2021年以來展開的抵抗運動雖然聲勢浩大,但是早已步入同緬甸軍政府的對峙僵局。民族團結政府處於流亡狀態,在國內開展抵抗運動的勢力以人民防衛軍為主。後者名義上是前者的武裝力量,但是在實際控制權上存在種種矛盾。從領土控制上來說,反對派名義上控制了超過緬甸全境50%的土地,但是這種控制在本質上屬於同軍政府分享的交替管制(consecutive control),而非長期持續管制。軍政府牢牢控制著作為人口中心的大中型城市,而反對派控制的領土更多是農村、山地和叢林地區。

1027行動未必能給緬甸帶來民主

雖然反對派越來越多地寄希望於緬甸強大的少數民族地方武裝來為革命運動帶來新的有生力量,給軍政府致命一擊,但是由於緬甸內部緬族同少數民族長期形成的信任缺失和利益衝突,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尤其是緬北最重要的民地武組織,例如佤聯軍,對緬甸國內抵抗運動採取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的游離政策。

三家兄弟組織同緬北的民地武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當他們發起1027行動加入戰局,對於緬甸民主派、反對派來說,這是緬甸反軍人政權革命運動的關鍵轉折點。緬軍已經在撣邦節節敗退,接下來星星之火即可燎原。

此種觀點貌似有理,但是在細節上仍然有待推敲。三家兄弟組織雖然在行動聲明中表示將聯合所有的革命組織推翻緬軍人集團的獨裁統治,根除包括中緬邊境地區以及全國範圍的電信詐騙和詐騙窩點,但是這更多像是為了證明1027行動合法性的一種說辭,而非其鬥爭綱領。從其鬥爭的根本目標來看,更多還是在於恢復失地、佔領領土、自治管理。在他們更加明確自己的政治目標,接受民族團結政府的領導之前,似乎還並不能指望他們的軍事行動會為緬甸帶來民主。

此外,緬北最重要的少數民族地方武裝——佤聯軍和勐拉——在1027行動爆發以來相繼發表聲明,呼籲各方保持克制、盡快停火,秉持「不參與、不站隊」原則,因此至少在現階段還不能得出結論認為緬北民地武已經開始集體對抗緬甸軍人政府。

1027行動使中緬關係更加複雜

對於緬甸外部環境而言,1027行動使得中緬關係更加複雜。中國苦緬北電詐已久,從泰緬邊境的水溝谷到今天緬北果敢的臥虎山莊,電詐活動對中國的國內金融安全、中國國民的財產和人身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脅。雖然緬甸軍政府一直聲稱這些電詐集團是少數民族地方武裝的責任,中央政府無力管控,但在實際上,緬軍,尤其是地方軍分區,為政府軍和民團控制地區的電詐集團充當保護傘,並從中漁利。

中國在過去幾年中多次通過官方進行交涉,但成果寥寥。考慮到中國是少數幾個仍然同緬甸軍政府在政變以後保持官方正常交往的國家之一,緬軍的這一做法不得不說讓中國有苦難言。所以就1027行動而言,也許尚未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中國為三家兄弟組織提供了武力支持或者裝備,但是說到消除電詐、懲治始作俑者,中國同三家兄弟組織的目標確有共同之處。如果民族民主聯盟軍收復果敢,很難想像中國會反對。

但是如果1027行動的範疇突破了光復果敢、佔領領土,進入到推翻軍人政府的政治範疇,中國的政策和態度就很難如此明朗起來了。緬甸內政亂局多年,唯一顛扑不破的現實是軍人集團很難被排除在政權之外。任何想要將緬軍置於民選政府控制之下的努力在歷史上無一例外地都導致政變、一切推倒重來。如果緬甸的反對派能夠同民地武自發有機結合,在武裝鬥爭中取得勝利,中方也許並不會為軍方站臺。但是指望中國在天平上壓一指,推動推翻軍人政權,這也不符合中國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則和邏輯。

近期來看,如果1027行動導致邊境大量人口流離失所、進入中國避難,或者緬軍同民地武的交火導致中國邊境地區人口傷亡,中方有可能採取強力行動推動實現停火。除此之外,如果1027行動帶來緬北地區新的勢力均衡,中國並沒有理由特別反對或者介入,而會採取靜觀其變的政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本站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相似文章:
換一批  
讀者推薦:
換一批  
讀者喜歡:
換一批  

看中國

更多来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