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1日
阅读时间:10分钟
12 次观看
阅读时间:10分钟

唐风复兴系列集-未名随想系列(四)

唐风复兴系列集-未名随想系列(四)

古風:致慈致孝

2018年11月14日

讀殷君世榮之詩《寒食同諸兄姊祭母》及2006年所作詩賦《祭母文》,感為泣。殷兄是我大學學長,未曾謀面,兩年前在微信群因對中國古詩詞共同愛好而經常交流。他給我的感覺就是集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於一身,寬厚仁孝,樂善助人,知識淵博,學而不倦。他家鄉在農村,20歲以前就離家在外上學,工作。母親80歲病危時,他約40歲,正在外地工作,趕回家時,老人已經撒手人寰。其母臨終,身在兄弟姐妹圍繞間,仍然牽掛著他這個身在外地的兒子。殷兄引此為憾,至今挂懷。

嗚呼!

世之私愛無極而臻於無所私者,莫若慈母。

世之感恩無限而憾其無可報者,莫若孝子。

賦古風以感懷:

孝而哀者,惟母慈也。母照春晖,儿行东野。

耄耋经年,半世同缘。廿载亲畔,廿载遥牵。

人生四季,碌碌来去。聚若同心,散如天地。

生性纯良,别勿挂肠。银河璀璨,有星回望。

註:

1、春暉,東野:孟東野,唐朝詩人孟郊,著名孝子,有詩《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2、耄耋:80歲。半世,指其中四十年。

3、廿載:20年。

再逍遙游

2023年10月28日

 

學長總理逝,官媒簡晦,民論雜紛。我等後生有同學者嘆曰:我等安雀,焉知君子鴻鵠之志?余聞此謙言,語重心長,情有所動,心有所悟,隨賦《再逍遙游》:

謙虛是美德,但我等絕非安雀,鴻鵠凌雲,也並非高不可及。一個生命表現出謙卑與尊敬,未必緣於自身的卑微與仰望,或許出於比所敬人物更加尊貴的本體和更加高尚的心魂。

如果我們真實的自我,其大如鯤,卻沉睡北冥;或更大,其深博如大地,卻沉醉於厚土之下;或更遙遠,其恆久如盤古,卻混沌於虛無。我們的智慧恍如封印,思維世界億萬分之一的泄露,突破層層埋沒,絲毫靈氣散亂透出地表,雜然賦流形。通過地表的蟲草,采集卑微的感知與體驗,拼凑出我們對於一切表相的基本觀念,以成為安雀為榮,一世無憂,並羨慕鴻鵠之志向,猶痴心妄想。

冥鯤之夢、大地之寐、混沌之虛,卑微若斯,乃知其睡之沉,其醉之深,其虛之無。

一旦北冥之鯤夢醒,欲伸而生翅,欲飛而化鵬,扶搖千萬里,垂雲之下,鴻鵠無若寒蟬斑鳩、螻蟻塵沙乎?猶逍遙之莊周,一藐春秋戰國之將相王侯乎?

一旦沉醉之地復甦,混沌欲清,盤古重立,開新天,辟新地,日月星辰過眼,蒼穹宇宙雲煙,再尋鯤鵬之所,飄渺乎一塵,塵中之大千、大千中之山海、山海中之一塵沙矣。

所幸,鯤鵬猶夢,大地猶寐,混沌猶閉。天心以土之低下、水之柔弱、蟲草之卑微,感知天地萬物、四季輪迴、夕陰朝暉,深陷人間之情慾,飽嘗世俗之百味,承千里之足以實踐無數人生,載萬里之舟以奔波紅塵世界……此皆物與人之萬幸乎?天地之厚德乎?賦春華、秋實、夏盛、冬潔之美,草木生生而不息,落落而壯悲,仰呼流雲以敬鴻鵠之志,揹負瓊臺以尊龍鳳之姿,溫存叢灌以保安雀之樂享天倫,茂葉繁枝以供斑鳩之歡愉巢聚,高樹清風以助寒蟬之得意自鳴……此皆萬物之幸運乎?造物之奇蹟乎?天地之仁義乎?神佛之慈悲乎?

或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或曰:神佛慈悲,以身陷紅塵、苦海、地獄,以己作芻狗、羔羊。

感而問曰:天地之仁德、神佛之慈悲,其先天乎?自然於混沌之前乎?渾成於混沌之中乎?修煉於混沌之後乎?亦或混沌、乾坤兼共,新舊、生滅、恆無、始終同存?

身居萬幸而得其幸者,僥倖者也;而感其幸者,歡幸者也;而知其幸者,榮幸者也;而悟其幸者,真幸者也;而隨其幸者,幸之幸者也。

 

image.png

圖片來源:pexels - ahmed - akacha

痛心:一個北大學子的隕落

2023年9月23日

 

同學群裡在關注昨天發生的事件,令人震驚。9月22日,北京大學哲學系一名本科學生,因對保研結果不滿意跳樓自殺。據悉,該生成績優異,是年級第一,想要跨專業保研法學院,但是最終被保研到馬克思主義學院,對結果不滿意,選擇了跳樓。

同學轉貼了當事人3年前作爲北大新生的入學感言《聶暢來:心懷凌雲志,身兼濟世情》(https://mp.weixin.qq.com/s/U1uRvtjVezKp0nnZ7glWXw)。看此文後,內心難過,因爲可以感覺到作者聰明、勤奮、積極、良善的本性,並眼看著一個這麽好的材質如何在一個殘酷的教育氛圍中,被年復一年地侵蝕、扭曲、摧殘直至摧毀,這樣一個無可逃避的過程,一個年輕的心靈所遭受的壓力山大、難以安寧的宿命。

讀過此文後的這種難受,或許不及這個輕生的學子最後一刻心靈傷痛的千分之一。這個孩子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其程度之大之深,字裏行間處處可觀。可是這一切努力,現在回頭看,反而像是在積蓄最終擊垮自己的毀滅性能量。不知道他最終是否意識到這一點,但是當他發現一門心思所計畫的前途突然被阻斷時,對於自我極端否定的錯覺,綁架了意志,於是從一個步步算無遺漏的人生的規劃和經營者,一下子變為賭徒,賭上今生一切,一躍而奔赴向來畏懼而又未知的世界、一個或許更好些又或許更糟糕的未來。

學校的教育,本應自然順應、善意引導和充分滿足青少年求知慾的天性,讓他們自由、良性、積極地成長。然而,從他這篇洋洋灑灑的入學感言已知,孩子的心靈在高考前的幾年裡,就已經被摧殘扭曲了。教育系統,本不過就是教會孩子好的知識、好的技能、好的心態,從而將來在社會中能夠更好的生活,完善自我的同時還對社會有益,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然而他身處的這個體系中,卻人爲地引入了令人窒息的競爭、內捲、政治性、甚至革命和戰鬥的觀念,把本應愉悅的學習過程強制為一場不成功便淘汰的競技、一場不勝利就完蛋的持久戰,把學校定義爲戰場,把學習演繹為戰鬥、把高考演化為一場戰役,把學生鞭策、驅使為出生入死的戰士,最終把他們的一生革命化為一場無休止的戰爭。無神論的科學教育中,竟然把對於世俗名、利、情的追求定義為「神聖」的目標、情懷和口號。作者文章引用了毛澤東詩詞「……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當孩子們把「不怕犧牲」當作口頭禪,習慣變成了自然,這難道不是早已把這個「犧牲」潛移默化、根深蒂固地植入了每一個孩子的宿命中了嗎?

孩子在這樣一個非人性系統中接受教育,好像溫室裡被肥沃土壤和良強烈光合作用大力栽培的一株在奇形扭曲的培養皿中成長的花草。原本普通又正常的種子,從萌芽後就開始拔苗助長,天天向上,然而向上的空間卻被人為設計了非人性、反天性的通道,沿途有蜿蜒、有曲折,還有刀鋒分割的雙軌,枝幹長到此處,被一剖為二,分枝在各自的蜿蜒曲折中繼續向上,然後再讓兩個傷口癒合的形象差異的獨立分支再次相聚,彼此內卷,然後在永遠的糾纏不清中繼續天天向上……文章表明,和他一樣共同在「高考」的培養皿裡被重點栽培的,還有中學的很多其他同學,更有很多其它學校的很多同學。

回想30年前的自己,慶幸那個時候,中國大陸高考之風才剛剛抬頭,考場外已經有許多父母接送(大都是騎自行車啦),但那一年的心理壓力已經莫名其妙的變大,我高考三天連續失眠,一共睡了不到十小時,每晚吃安眠藥,每早喝濃茶,感覺就是疲於奔命。可是高考結束當晚竟然精力突然充沛起來,和幾個同班同學,騎車從海淀區到城裡轉悠,西單、王府井,沒錢瞎逛,後半夜還到天安門廣場地下通道踢球,被警察叔叔逮著乖乖挨了一通訓。然後大家到廣場旁的長椅上一邊瞌睡,一邊有一搭沒一搭侃大山。挨到清晨看過了升旗儀式後,大家騎車回家。到家後我倒頭便睡,好些天來第一次熟睡。可見,我們遭受的許多病態般的痛苦和壓力,與其歸咎於外在的客觀,不如說其肇因是根植於內在的心裏。中國古話講:人的病因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在當今唯物主義理念統治下、唯利是圖的價值觀越來越強盛的環境中,精神方面的病因可能已經上升到八分、九分了。

轉眼30多年過去了,在學業壓力持續上漲後的今天,中國國內生活和上學的孩子們,心理壓力可想而知。生活的更加富足和舒適彌補不了心靈倍增的負擔。我們當年上小學、初中時,至少還有放學後、週末和寒暑假期,完全在戶外瞎跑瘋玩、放飛自我的孩提時光。現在國內的孩子恐怕很少有這樣真正屬於童年和少年的天然時光了。

全世界70億人,各個不同,即使雙胞胎之間,彼此仍有差異,人生之路也就必然各個不同。我們中國大陸從小到大的主流教育,為什麼要抹殺這些每個人自然擁有的差異呢?為什麼教大家以為人生目標、志向,只能是指定的少得可憐的、高大上而莫須有的選項呢?甚至一旦選擇,人生之路似乎只剩此一途呢?億萬人擠在一條道上,即使有人跑得更快,銷尖了腦袋跑到前列,突然發現前途已無路可走,而其它路,回頭路、繞路、岔道在他眼裡則早已被否定了出路,認爲都是歧路、是小道兒,從而忽視、不願甚或不屑去換條道兒走走,換個走法,換個活法。那麽,他唯有絕望了。

人常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何況,未必非得去羅馬,世界各地無數大小城鎮鄉縣、山川湖海,各有各的美好,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神聖。更何況這個不幸的學子,既然能從千百萬考生中脫穎而出,成為北大學子,他已經相當於到達羅馬了!只不過明天去羅馬某大教堂參觀的門票,被搶購一空。不管是因為別人走後門買走了票,或許黃牛黨壟斷余票,反正明天是進不去大教堂了。那又如何?(老外經常說:So What!)這不還能去大教堂外面轉悠嗎?對著心中的聖殿,遠遠地拍張照,或者膜拜膜拜,又或到羅馬城其它大教堂參觀,參加一些其它旅遊項目,哪怕在大街上溜躂溜躂,感受一下異國風情都是有趣的。

開心最重要!對於名、利、情的滿足,顯示和施展才智和能力的驕傲,這不都是一種心靈的感覺嗎?這些感覺最後還不是為了讓自己開心嗎?!

人生如果只有得到滿足才開心,人真的很難開心。

人生如果因為開心而獲得滿足,人就很容易滿足。

校園四季歌(三)秋天的翅膀

 

教學樓外,圖書館旁

一對小情侶,依依成雙

背影依稀,淡淡的濃濃的是我的目光

 

銀杏道旁,遍地金黃

最美的一葉,靜靜安詳

背面寫著,你的名字和我曾經的渴望

 

秋天正高,秋風更爽

南歸的大雁,翩翩成行

大雁知道,對你們的祝福已展翅天上

 

心中的歌兒,正載著秋天的翅膀

寄存到水秀山清的遠方

 

飛越春華秋實,一年一來一往

南來冬暖,北往夏涼

一年中無論身在何方

總有一刻,我的祝福飛過你的天上

 

如果抬頭仰望

那悠悠的一行

正穿過旭日、明月、或者星光

是你幸福的感覺、滿懷的希望

 

如果抬頭仰望

那悠悠的一行

正穿過霾霧、雨雪、或者風霜

給你前進的勇氣、堅持的力量

 

那是那一年的愛的歌聲

銀杏樹下的一葉金黃

染上了秋天的翅膀

 

 

校園四季歌(四)大白菜,第四個冬天

 

食堂「搬」來的大白菜已洗淨瀝干

桌上的羊肉片,四盤滿滿

清湯的火鍋,微煙的黑炭

窗外白雪紛飛,地凍天寒

屋中圍爐暢暖,開涮解饞

 

大白菜,一片片剝開

青澀的葉片,剝開青澀的年代

一群青澀的少年

初戀一塔湖圖的校園

正在意猶未盡,轉眼已經四年

 

滾開了湯,燒紅了炭

白菜和羊肉片,夾起來涮一涮

蘸著未名的辣醬,入口綿綿

青春一樣的辣啊,吻一樣的甜

 

大白菜,一片片撕開

菜葉子青澀,菜心子潔白

年年都有冬天

我們的大學只有四年

彩虹的天空,轉眼間落英翩翩

 

滾開的湯,燒紅的炭

白菜和羊肉片,快見底的杯盤

舀一勺羊肉湯,入口綿綿

情一樣的濃啊,淚一樣的咸

……

 

大白菜,一片片情懷

多年以後,你我相期而來

雖然校園已新,宿舍已拆

我們還有火鍋、羊肉和大白菜

 

白菜解膩,羊肉解饞

人生有百味,青春來沖淡

滾開的湯,燒紅的炭

曾經把青春點燃

陪伴著你我,少年,青年,成年

 

歲月的流川

帶走桃花般的容顔

留下金子般的沉澱

滾開的湯,燒紅的炭

重溫著青春火焰

閃動著你我,成年,青年,少年……


更多来自唐風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