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0日
阅读时间:16分钟
阅读时间:16分钟

呈实:日本防卫的重中之重——对抗中共

呈实:日本防卫的重中之重——对抗中共
2023年7月26日至29日,日、法首度舉行空軍聯合演習,威懾中俄。圖為7月28日日本航空自衛隊的兩架F-15戰鬥機。(Kazuhiro Nogi / AFP)

【大紀元2023年12月11日訊】國際戰略環境發生巨變,中共加強軍事能力、對外的強硬姿態及軍事動作等令日本與國際社會擔憂。從地緣政治、世界格局,以及未來發展趨勢看,在遏制中共的所有機制與國家中,除美國起著主導作用外,日本在承擔著重要角色,發揮著極為關鍵的作用。

日本防衛大臣在《防衛白皮書2023》序言開宗明義:「世界正處於歷史的轉折點。國際社會面臨戰後最大考驗,正在步入一個新危機時代。」隨後,明確指出,俄羅斯、朝鮮、中共是對日本的三大威脅。

俄羅斯雖然入侵烏克蘭,與中共聯盟,支持朝鮮,但其主要軍事力量部署在歐洲,從地緣角度對日本不構成實質性威脅;而朝鮮雖然連續不斷發射導彈,快速推進核武研發,但綜合國力薄弱,有韓國與海洋屏障,有韓美強大軍事聯盟的壓倒性遏制,以及日本的反導系統等,對日本構成的威脅也較小;而給予朝鮮大力援助、並在暗地對其進行戰略操控的中共,才是日本最大的威脅。

關於中共,序言指出:「中國(中共)從質量與數量兩方面快速增強,包括核導彈戰鬥力在內的軍事力量,同時在東海和南海持續加強軍事力量,企圖並正在單方改變現狀。」對日本而言,無論從現狀看,還是從未來趨勢看,中共都對日本構成最大且最嚴重的威脅。故此,日本防衛戰略的重中之重就是對抗中共,這一戰略思想在《防衛白皮書2023》、《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國家防衛戰略》、《防衛力量整備計畫》等闡述日本防衛戰略方針的相關文件中被明確地呈現出來。

國際戰略環境發生巨變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哈馬斯襲擊以色列,使世界進入新危機時代,世界舊有的穩定與力量平衡被打破,世界格局正在發生巨變。

而這一傾向在印太地區早已明顯表露出來:中共破壞地域和平穩定,加強以實力單方改變現狀。

美中對抗日益激化,美國認為未來十年是決定性的。科技的快速進步導致安保形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各國都在開發可以改變遊戲規則並徹底改變戰爭方式的尖端技術。網路領域等風險不斷增加,傳播假訊息等資訊戰的發展,也給全球安全帶來新挑戰。

《防衛白皮書2023》(以下簡稱《白皮書》)在描述國際戰略環境發生巨變時,首先提到中共加強軍事能力、對外的強硬姿態,及軍事動作等令日本與國際社會擔憂,是前所未有的對日最大戰略挑戰。

《白皮書》提出了未來可能出現的新戰爭方式:具有精密打擊力的大規模導彈攻擊;包括資訊戰在內的混合戰爭;利用太空、網路、電磁和無人機發動的非對稱攻擊。

中共對日本的軍事威脅

《白皮書》中寫道:日本看到安保環境日益嚴峻,自2013年版《防衛計畫大綱》起,開始建設行之有效的防衛力量。然而,周邊國家(中共)不斷增強軍事實力,軍事活動日趨活躍,日本任何時候都不允許依靠軍事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及其企圖。

近年來,中共強硬的對外姿態和軍事動向,引起日本及國際社會嚴重關切,對日本與地區構成「前所未有的最大戰略挑戰」。

2013年之後,中共派軍機在太平洋飛行,並擴大活動範圍,提高活動頻率。2013年7月,Y-8預警機首次穿越日本沖繩與宮古島之間空域;2016年9月首次確認包括戰鬥機在內的編隊穿越日本沖繩與宮古島之間空域;2021年8月,無人機首次穿越日本沖繩與宮古島之間空域。

2016年1月,中共軍機(Y-8預警機、Y-9情報收集機)首次在日本海飛行;2017年12月,包括戰鬥機在內的編隊首次在日本海飛行,並擴大活動範圍,提高活動頻率。

中共軍機自2016年開始在日本領海、領空內飛行,2022年多達5次。同時,中共在東海試圖靠武力單方改變現狀,快速擴大、加強軍事活動;中共艦艇等經常在釣魚島周邊活動,海軍艦艇於2016、2018、2022年進入毗連區;今年以來,中共海警船在日本領海內靠近日本漁船事件頻發,而2020年只有8起,2021年19起,2022年11起。2022年中共海警船進入毗連區達338天。此外,中共還在釣魚島日本毗連區設立浮標等,被視為宣誓對該島的實際控制權。

中共艦艇等經常在釣魚島周邊活動,2022年中共海警船進入毗連區達338天。圖為2013年11月2日,中國海警船進入釣魚島附近的日本連接水域。(Japan Coast Guard / AFP)

中共還派軍機、軍艦頻繁圍繞台灣航行,且次數日益增加。2020年中共軍機入侵台灣領空380架次,2021年972架次,而2022年則達1733架次。在南海,中共自2012年以後實際控制了黃岩島,並從2014年開始在南沙7個地域進行大規模填海造地,完善基礎設施,試圖以武力單方改變現狀。此外,中共自2016年起,派出航母開始在太平洋活動。

中共以增強海上、空中、核導彈戰鬥力為核心,正在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全面且迅速加強軍事實力,引起日本的極大關注與高度警惕。僅依照中共公布的數據,其國防開支由2012年的6503億元(人民幣)增加到2022年的14505億元,增加約2.2倍;驅逐艦、護衛艦、潛艇由2012年的83艘增加到134艘,增加約1.6倍;第四代、第五代戰鬥機從2012年的565架增加到2022年的1270架,增加約2.2倍;核彈頭由2012年的240枚增加到2022年的350枚,增加約1.5倍。

此《白皮書》關注的時間點從2012年開始,而2012年正是中共對日本、台灣,以及東南亞國家大規模、強勢展示軍力,並試圖以實力單方改變現狀的起始年。

日本掌握中共的本質與戰術

日本和平政策研究所發布的《日本對中綜合戰略——應採取的15項戰略及3項改革》(2022年9月26日更新)中指出,中共威脅的本質是:以本國為中心的霸權主義;獨裁壓迫的政治體制與令人恐怖的監控社會制度;不尊重和遵守普世價值,不遵守國際規則,不承擔國際義務。

中共的戰略戰術特徵大抵為:綜合性、長期性、彈性、重實力、活用矛盾。中共從政治、經濟、軍事到文化、心理、歷史認知等,一切被認為可行使影響力的要素,無論是否違法,都會作為其戰略資源運用,即超限戰。2003年,中共軍隊的政治工作條例中加入了「三戰」任務(「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即是例證。並且,作為獨裁體制,中共可以花費長時間完成目標,由漸進式的小規模活動去改變現狀。

該文也指出了中共的弱點:否定對等外交,給周邊國家帶來不安與恐怖,難有真正的盟友;從一個大陸國家變成海洋國家,耗費大量軍費;一黨獨裁與習近平個人獨裁的雙重獨裁政體,導致特權階層狂妄、腐敗,扼殺民意,阻斷了公平、開放社會的形成及其創造性;共產主義與自由市場經濟相矛盾;沒有國際責任感;民族凝聚力下降、老齡少子化加劇、人口減少、環境破壞等,導致難以繼續維持國力。

報告給出的結論是:中共很難成為世界霸主。並設問:日本是站在無法成為新霸主的中共一邊,還是支持自由、民主和法律並採取行動?並強調,日本應選擇的道路是顯而易見的。

日本應對中共威脅的具體對策

中共從2012、2013年開始快速提升軍事實力,在東海、南海等地對外展示擴張野心。為應對中共的這一挑釁性變化,日本不得不調整其防衛策略,重新修訂既往的防衛方針。

2013年12月,日本設置國家安全保障會議,通過並公布了《特定祕密保護法》,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推出2013年版《防衛計畫大綱》。2014年,制定《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畫》,7月內閣會議通過了關於完善保證國家存在並保護國民的安全保障法,12月實施《特定祕密保護法》。2015年5月,內閣會議通過了加快治安出動和海上警備行動等發令手續的決定,提高應對入侵日本國土、海域的外國船隻等。2015年公布了《和平安全法制》。

2022年12月16日,日本制定、修訂了三份重要軍事戰略文件:《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國家防衛戰略》、《防衛力量整備計畫》,成為在世界格局巨變、中共挑戰日益嚴峻的當下最重要的戰略指導。

2022年12月16日,日本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國家防衛戰略》、《防衛力量整備計畫》軍事戰略文件。圖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會後召開記者會。(David Mareuil / POOL / AFP)

在具體措施方面,日本加強了西南沖繩地區的防衛力量,應對中共挑釁;與此同時,台灣戰爭爆發時也可直接實施支援。

2016年,在與那國島新組建自衛隊的沿海監視部隊,2019年、2023年分別在奄美大島、宮古島、石垣島新組建陸上自衛隊警備部隊;從2012年開始裝備12型地對艦導彈,2014年開始設置03型中程地對空導彈;自2019年起,在奄美大島、宮古島、石垣島部署地對艦、地對空導彈部隊,2022年在奄美大島部署移動式警戒管制雷達。

從2016年起,加強海上自衛隊艦隊的海上巡邏能力,2018年組建了陸上自衛隊水陸兩棲作戰機動團。為加強航空優勢,2014年在那霸新組建了預警機部隊,2016年新組建第9航空團。

10月6日,日本防衛省召開會議,討論戰時自衛隊可獨自滿足血漿供應課題,探討從自衛隊員採血、儲存、使用等相關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在會議相關的文件中,作為「參考資料」,將《中國(中共)侵略台灣的模擬(CSIS)》附在其中,以此作為推測中共攻擊台灣兩周內各方傷亡人數的參考依據;並且,將日本也納入參戰國中。這個戰爭模擬,並非日本防衛省的推演,而是借用美國智庫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CSIS)2023年1月9日發布的報告等綜合而成。

雖然為借用,也是在間接地表明日本的立場:日本是在認真地對待「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並將其明確地納入到防衛戰略方案中。

《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概述

該《戰略》明確擁護基於自由、民主主義、基本人權、法制等普遍價值觀與國際法的國際秩序,在印太地區維持、發展自由與開放的國際秩序。《戰略》強調,日美同盟是日本安保的基礎,並重視與志同道合國家的合作、多國間的協作。

該《戰略》指出:世界的力量重心正在向印太地區轉移,國際社會在急劇變化,挑戰國際秩序的行為也在加速——試圖以實力單方改變他國領土主權現狀;網路空間、海洋、太空、電磁波等領域的風險逐日升高;出現了以經濟施壓他國等行為,經濟安保的必要性增大。

《戰略》明確指出了中共在安保上的相關動向:在極不透明的情況下,廣泛、快速增加軍事實力;在東海、南海等地加強以實力單方改變現狀;加強與俄羅斯的戰略合作,挑戰國際秩序;缺乏透明的金融開發,以經濟脅迫來獲取他國對中國(中共)的依賴;對台灣不否認使用武力,在台灣周邊軍事活動頻繁等。

日本軍費在世界排第十,占GDP的1.08%。圖為2019年1月13日,日本陸上自衛隊進行從UH-1J直升機上垂降演習。(Kazuhiro Nogi / AFP)

在列舉了上述問題之後,《戰略》闡述道:總之,現在中國(中共)的對外姿態與軍事動向等,令我國(日本)及國際社會深切擔憂;對要確保國家與世界和平安全、維護基於法制的國際秩序的日本而言,這是未曾有的最大戰略挑戰。日本要基於本國的綜合國力與同盟國、志同道合國家聯手應對這一挑戰。

在此《戰略》中,制定了三項戰略課題:(1)為防範於未然,創造和平安定的國際環境,加強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要以外交為中心努力開展活動;(2)加強日本自身的防衛體制;(3)深化與美國安保層面的合作。

在此框架下,優先保證以下各項戰略課題:(1)網路安全保障。加強網路防禦,設置、實施能動的網路防禦體系;(2)保障海洋安全與海上保安能力;(3)太空安全保障。加強自衛隊對太空的利用,加強與JAX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等機構的合作,活用民間技術;(4)發展並積極應用與安保相關的技術;(5)提高情報收集能力,加強應對認知領域的情報戰,建立假情報對策新體制;(6)加強國內戰爭應對能力;(7)強化國民保護體制;(8)保護國外僑民;(9)確保能源、食品等資源。

毋庸置疑,這是日本對抗中共明確的戰略定位與有力遏制。

《國家防衛戰略》概述

2023年5月27日,日本陸上自衛隊主戰戰車進行實彈射擊演習。(Yuichi Yamazaki / AFP) 關於《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下簡稱《戰略》)意義,該文指出:日本基於本戰略方針及實施策略,從實踐層面大大地改變了戰後的安保政策。

《國家防衛戰略》(下簡稱《防衛》)是日本新戰略體系的國家防衛戰略最重要的指導文件,就外交、防衛,以及經濟安保、技術、網路、情報等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相關領域,給予戰略指導。戰略時間跨度約為10年。

該《防衛》展示了日本應具備的防衛能力、應達到的防衛水準的中長期計畫,包括自衛隊體制與5年內軍費總額、主要裝備及數量等。

《防衛》在描述日本國家防衛戰略的整體部分時,先闡述了戰略環境的變化,提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給日本防衛帶來的教訓與課題。日本的防衛目標是:(1)創造不容許以實力單方改變現狀的安保環境;(2)遏制、應對以實力單方改變現狀的行為,並盡快收拾事態;(3)阻止、排除對日本的侵略攻擊。

為實現上述目標,需要以下三項措施。(1)加強日本自身防衛體制,從根本上加強防衛能力;(2)強化美日同盟的遏制力與戰鬥力;(3)與其他志同道合國家合作,包括澳洲、印度、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韓國、加拿大、新西蘭等國家,以及東南亞各國。

為落實上述目標(1),需著眼對方的能力,從根本上加強日本的防衛力量,強化日本整體的防衛體制,利用太空、網路、電磁波及既往的防衛能力,加之美日同盟及與其他國家的合作,統合一切力量,強化日本的遏制能力。

《防衛》中提到,因為難以預測以實力改變現狀的事態何時發生,相關對策必須迅速付諸實施。此外,還強調了具備反擊能力的必要性:在日本周邊,導彈戰力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都在顯著提高,導彈攻擊已成現實威脅。雖然可以強化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但僅靠此系統應對越來越困難。因此,在防止導彈攻擊的同時,為了能更有效地防止對方的武力攻擊,日本有必要具備有效的「反擊能力」。

《防衛》解釋說,「反擊能力」是指:在日本受到武裝攻擊,以及受到彈道等攻擊的情況下,基於使用武力的「三條件」,作為最小限度的自衛手段,自衛隊可利用防區外防禦能力,對敵方進行有效反擊。「三條件」為:(1)非法侵害日本,即發生了武力攻擊;(2)無其他手段可排除此狀況;(3)最小限度動用武力。

日本的國防開支

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4月研究報告,2022年全球軍費開支比去年增長了3.7%,達2.24兆美元,是自1988年以來的最高數額,且增長率從2021年的0.7%增幅迅速提高。SIPRI分析,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中共加強海上擴張影響,全球裁軍趨勢明顯受挫。

軍事開支排在前五位的國家是美國、中國、俄羅斯、印度和沙特阿拉伯,占全球總額的63%。中國軍費支出額連續28年增長,達2920億美元(因中共軍費不透明,該數額為最保守估計,實際數額應高許多)。日本排名第十,增長5.9%,達到460億美元。

日本的國防開支,從1998年至2012年,基本保持在5兆日元以下,數值曲線相對較平穩,並從2007年開始下降,至2012年降至4.6兆日元。但自2013年(4.75兆日元)起,軍費開始一路增加,2023年增至6.82兆日元,同比增長了1.3%,連續11年增長,為史上最高數額;至2027年,預計將達到9兆日元。

目前,日本軍費在世界排第十,占GDP的1.08%(世界平均占比為2.2%),預計未來會有所上升。

增長國防預算的用途

依照日本政府發布的《防衛力整備計畫》,2023年是日本未來五年防衛發展計畫的起始年,今後五年中將國防預算總額定為43兆日元左右,是目前計畫的1.6倍。

日本防衛省將撥出1277億日元,用於國產導彈「12型地對艦導彈」的改進開發與生產。圖2021年11月27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走過日本12型地對艦飛彈(後右)。(Kiyoshi Ota / POOL / AFP)

日本防衛省為了從根本上加強防衛能力,主要將經費用於以下七個領域。

一、提高防區外防禦能力,預算為5兆日元。為了具備反擊能力,日本將盡早配備可從敵方射程外攻擊敵方的「防區外導彈」。其中,將用2113億日元購買美國戰斧巡弋導彈,從2025年開始部署在宙斯盾艦上,射程可達1600公里。將撥出1277億日元,用於國產導彈「12型地對艦導彈」的改進開發與生產。撥出505億日元用於研發「島嶼防衛用高速滑翔導彈」的研發與生產。這兩項預計2026年開始配備。此外,還將斥資585億日元,用於研發超音速五倍的「超音速導彈」。斥資347億日元,用於購買挪威產「JSM」反艦導彈配備在戰鬥機上。斥資127億日元,用於購買美國產「JASSM」導彈。

二、加強綜合防空反導能力。斥資2208億日元,在軍艦配備宙斯盾系統,攔截高超音速導彈。

三、斥資99億日元,購置可搭載導彈的無人機,及自殺式攻擊型無人機等。

四、提高跨領域作戰能力。加強在「太空、網路、電磁波」等新興領域的作戰能力。其中,撥出595億日元,用於製造可監測他國衛星動向的「SDA衛星」,預計2026年發射第一顆衛星。此外,還將撥款用於利用衛星探知、跟蹤高超音速導彈技術;在網路領域,將撥款2億日元用於相關人員培訓;電磁波領域,將撥款2504億日元,購置不受電磁波干擾的F35隱形戰鬥機。

五、撥款43億日元,加強指揮控制、情報收集與分析,以及研究人工智能決策等。

六、為能在西南地區快速部署部隊,撥款2億日元在沖繩縣新設自衛隊物質儲存設施。

七、撥款4兆多日元,用於保持自衛隊強有力的戰鬥能力。包括購置充足的彈藥、加強用於提高反擊能力的「防區外導彈」等導彈製造能力、彈藥庫、自衛隊設施改建、加強國防工業網路安全、向國外運送國防裝備等。

日在遏制中共戰略布局中 發揮關鍵作用

美日安保、美韓軍事同盟、美日韓聯盟,這三個機制非常有效地遏制著中共。此外,亞太地區還有美日印澳四方對話框架、《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美印聯盟、美越合作等機制;在世界範圍,還有G7、北約等牽制中共的力量存在,使中共不敢輕舉妄動。

然而,從地緣政治、世界格局,以及未來發展趨勢看,在遏制中共的所有機制與國家中,除美國起著主導作用外,日本在承擔著重要角色,發揮著極為關鍵的作用。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首先,日本是中共在亞洲實施戰略打擊的首要敵對國,故此,逼迫日本也只能用以牙還牙的方式將中共定位為日本最大的威脅;而這一定位就規制了從戰略方針到戰術行動,從外交方略到經濟措施,全方位對中共實施絕對性的遏制、對抗。這一戰略定位與戰術布局,以及其在地緣政治中所發揮的實質效應,是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取代的。

其次,雖然日本與中共在經濟領域已深度綁定,幾乎很難在短時間內脫鉤,但日本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深得中原文化精髓的真傳,加之近二十年來被愚弄、打壓的親歷教訓,使日本對中共的計量看得較為透澈,不會輕易上當,因此方能制定出清晰、有力的對抗對策。這也是其他國家所不具備的。

再次,日本雖然二戰後被限制發展軍力,但是日本具有戰前的軍事能力基礎,而且其軍事裝備雖然只限於防務,但其性能、數量並不弱,在世界,尤其在亞洲仍占據重要地位。並且,一旦需要,日本可以在較短的時間內完成他國無法完成的武器升級、增量,其中也包括核武器製造等。這是日本歷史、經濟、科技、國力帶來的潛在綜合軍事實力。

最後,這樣一個具有戰略清晰、態度明確、軍力較強,且具潛在軍事發展能力的日本,正處於遏制中共擴張的第一島鏈中的關鍵位置,也是美國在亞洲駐軍最多、牽制中共能力最大的國度。此外,日本更是打出人權、法治、普世價值的王牌,從道義的制高點上去遏制中共。

(本文作者呈實為日本問題專家)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新聞

更多来自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