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8, 2023
7 mins read
7 mins read

蒸發140億美元 香港股市為何全球最慘?

蒸發140億美元 香港股市為何全球最慘?
2023年12月5日,恆指跌318點,收市報16,327點。圖為香港交易所外觀。(郭威利/大紀元)

【大紀元2023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駱亞採訪報導)香港交易所股價今年暴跌25%,蒸發了近140億美元,成為全球表現最差的股市。專家認為,中國經濟低迷拖累香港經濟,但更重要的是國安法出台後,港府成中共打手,令香港經濟環境迅速惡化。僅幾年時間,香港就從東方明珠變成「全球金融中心遺址」。

香港股市全球最慘 華爾街多家銀行給差評

週五(12月8日),香港恆指高低點數波幅不足220點,收市報16,334點,跌11點,主板成交額縮減至約884億元。

香港電台報導,恆指本週累計跌496點,跌2.9%,科技指數跌3.3%,兩者都連跌兩星期。本週低點,週二收市報16,327點,跌1.91%,繼去年10月後,又重回1997年主權移交時的水平。

今年以來,香港交易所股價暴跌了25%,在彭博資訊(Bloomberg Intelligence)對全球24家上市證券和商品交易所的評級中,跌幅最大;港交所市值縮水已近140億美元。

特別今年9月13日的交易日,在2,961隻港股當中,有915隻個股(包括停牌)出現零成交,占比約31%。成交額在10萬港元(約13,000美元)以下的個股達到1,659隻,占比為56%。

據港交所9月15日的資料顯示,香港創業板指數當日收報25.3點,跌2.3%,成交額約7,710萬港元(約1千萬美元),創歷史新低。相比2007年的1823.74點歷史高位,已經暴跌98.6%。有市場人士表示,跌勢如此下去,香港創業板指數隨時「歸零」。

彭博說,大幅下跌之際,這個全球第四大股市正努力應對中國經濟放緩、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和全球利率升高等問題。恆生指數將連續第四年出現創紀錄的下跌,交易量萎縮,新股上市枯竭。

在今年結束時,香港將成為全球表現最差的股市,而香港交易所正成為此次股市低迷的典型代表。

據StockQ網統計,截至12月7日,今年以來全球表現最差的股市前五名,中國股市幾乎包攬,包括上海B股(境內上市外資股)、香港恆生、香港國企、香港紅籌,跌幅從-11.07%到-27.97%。

12月7日,據StockQ網統計,較長期看,中港股市衝上全球表現最差股市的排行榜。(網絡截圖)

香港政府和港交所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下調股票交易印花稅、進一步完善交易機制和上市制度,但港交所的前景仍然不容樂觀。

彭博說,華爾街多家銀行紛紛降低了對港交所的看法。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師下調了目標股價,降低對交易量的預期。

而瑞銀集團(UBS Group AG)分析師則在10月份將港交所評級從買入下調至中性,理由是市場情緒疲軟,導致近期成交量承壓。

香港股市萎縮成因:退化成大陸城市

對此,前大陸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規官梁少華8日對大紀元分析,「因為股市的作用一是融資、二是交易,它沒有新的企業上市,沒有大規模的資金進入,就等於這個市場慢慢沒有活力,衰竭了。」

如果大量的股票沒有交易,就意味著沒有流動性。他說,「投資者買的股票等於爛在手裡,沒有流動性,大家就不會買。這是個惡性循環,越沒人買它越沒有流動性,慢慢地市場就會垮掉。」

「這個趨勢下去,香港不僅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甚至區域性的金融中心,它都難以競爭,比如對上海和深圳。畢竟上海和深圳依託內地,而香港本地的企業有多少?!」

網友調侃,香港將變成廣東省的一個縣城,但至少這個縣城還有股市,相對來說先進一點。香港墮落到這種程度,是不是超出大家的想像?成為「國際金融遺址」。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曾經活力四射。梁少華說,有民主法治、自由,包括新聞自由,透明指數排名也很高,官員的廉潔率很高,有廉政公署,成就了香港的繁榮。香港各方面曾是亞洲的楷模,被稱為東方明珠。

「十年前你肯定想像不到,現在大量的資本外逃,大量的金融機構外逃。」他說,「就這幾年,習近平當政後不斷地高壓民主派。以國安法推出為標誌,意味著香港地位完全喪失。」

這樣下去,他說,「真會像網友所說,變成大陸一個普通城市,現在那些交易所、證券公司、金融機構,交易量下降,我覺得可能虧損,甚至逐漸倒閉。」

梁少華認為,「這種情況肯定不會長久存在。如果香港交易所進一步萎縮,交易進一步下降,就沒有存在基礎了。它離深圳那麼近,有可能併到深圳去,這是未來悲觀的一個預測。」

港府成中共打手 香港經濟環境惡化

近日,穆迪調降一系列中國信用評級,其中將香港的前景從「穩定」下調至「負面」。

穆迪解釋,在金融體系方面,香港的銀行體系與中國大陸相關,並作為資金流入大陸及全球金融體系角色,所以即使香港有明顯信用優勢,但由於大陸與香港關係密切,中國評級的下行風險也會轉化成香港的風險。

穆迪說,有跡象顯示,香港的政治及司法自治減弱,尤其是2020年國安法實施及選舉制度改變後,預計政治、制度和經濟決策自主權將進一步被逐步侵蝕。

梁少華也說,香港的政治形勢,令它失去了獨立地位,失去了它的金融中心地位和它的民主法治基礎,這是一個大的方面的因素。

另一方面,梁少華說,它和其它內地城市有個區別,因為之前香港是相對自由的城市,包括民眾都有反抗精神,自國安法推出後,很多公開反抗的人都離開了,大量的資金離開,香港社會對未來沒有信心了。

目前的港府特首李家超曾是港警一哥。「新上台的都是中共一手選擇的,和之前的特首包括董建華、林鄭都不一樣,他們畢竟在香港還有一定的民意基礎,而新選擇的人完全是中共,包括中聯辦他們選擇的打手,完全不代表香港的民意。」

這些人當政之後,梁少華說,「特別急於表現,對香港的打壓史無前例,事事都要做到極致。甚至他的嚴苛打壓程度比內地的一些一線城市還要嚴苛。

「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對這種政治主導的環境非常不看好。在國安法之下,人身安全無保障,包括言論自由、盈利都在快速消失。」

股市上漲基礎喪失 香港衰落是中國開放的衰落

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今年以來,香港經濟增長遠遜預期,出口連續第16個月下跌,創下最長連跌紀錄,超過1990年代末期亞洲金融危機時期。

香港經濟很大一方面跟中國內地息息相關。中國很多大企業在香港上市,從香港走向國際市場,包括一些出口轉口。

但是現在,梁少華說,中國的大經濟形勢低迷,貿易下跌,外貿、製造業也不行。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受中國經濟下滑的嚴重影響。

另一方面,國際金融機構很多都逃離了香港,他說,「外資投行、金融機構的高管,很多員工來自國際上各個國家,他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肯定香港逐漸變成了死氣沉沉的空殼,沒有能夠支撐股市穩定、上漲的基礎,所以它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王軍濤日前也對大紀元分析,香港是全球資本主義與中國社會主義的連接點,中國經濟不好,中共可以通過政治操作掩蓋,把喪事辦成喜事,但香港股市不會聽中共的。它傳遞的是人們對經濟好壞的預期或信心。人們對習近平沒信心。

上世紀70年代,中國經歷毛澤東幾十年的獨裁統治,沒有法治、自由等,整個政治經濟都面臨崩潰,梁少華說,「幾乎被世界所拋棄,就像紅色高棉一樣,沒法生存下去。」

鄧小平當時作為黨內的改革派,抓住了機會。而「香港曾經作為文明世界的一個錨,能夠拖著中共國這個破船慢慢地從極左轉向,和文明世界有個連接紐帶,向文明世界慢慢靠攏。」

香港也帶動了中國幾十年經濟的發展。他說,「但是現在習近平帶領中國大船又要轉向,和整個西方文明世界的主流背道而馳,180度轉彎,香港這個錨自然會斷開。現在香港被中共控制,必然會被中共拉著脫離文明世界。」

王軍濤認為,香港的衰落就是中國開放事業的衰落,是習近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堵死了中國經濟與全球資本主義的接軌。

責任編輯:吳灝#

新聞

More from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