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9, 2023
4 mins read
20 views
4 mins read

#乱世中的善举/从人间消失的这三年 ------方斌被关押的经历23 作者:方斌

#乱世中的善举/从人间消失的这三年 ------方斌被关押的经历23 作者:方斌

接前

 

   很快在102室的二个来月就过去了,到2020年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我的检察院的起诉书就来了,与起诉书一起来的是认罪认罚的具结书,只要是在具结书上签字,同意认罪,就可以判处我有期徒刑半年至一年。

  因我在宾馆里已经被监视居住半年了,按照监视居住两天抵一天来算,那我来看守所时已经有三个月的刑期了,从7月28日进看守所,至10月28日也已经有三个月了,这样的话,我已经过了刑期六个月了,如果定的刑期是半年至一年的话,按中间值来算,就是9个月的刑期,那就是还有三个月我就可以出去了,估计走完程序也得二个来月的时间,这样,如果我签字了,基本上一开完庭我就可以出去了。

但是,我拿到与具结书一起的附件来一看,一大堆东西,好象是有好多东西要我签字,我瞅了一下,我也懒得去看它,反正我也不想认罪,也不想去研究里面的具体内容,我就直接拒绝签字。

这样一来,他们原来给我定的走简易程序就走不了了,就改为走秘密审判的程序。

我的案子本来是一件公开的人人皆知的案子,有什么必须搞秘密审判的程序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呢?我也不知道法院是怎么想的,反正他们就搞了个合议庭,于2020年11月30日开庭审理我的案子。在开庭之前,他们还给我请了援助律师,就是不要我花钱的律师,我说不用了,我自己为自己辩护就完了。

在庭上,江岸区检察院指控我犯罪的主要理由是,在外网油管武汉直击的频道上,编造虚假信息和发表不法言论,造成网络上的社会混乱,因此指控我有罪。

我的辩护理由是,我发的所有视频全是真实的现场的随手拍,没有做过任何更改,我所发表的言论全是有根据的实话实说,不仅没有造成网络上的混乱,反正澄清了事实,我不仅无罪而且有功。

然后主要是法官在与我争辩,检察官反而没有说什么。

法官的意思是说我讲了,疫情缘于暴政这句话是谎言,再一个好象是说,中共掩盖疫情的说法是谎言。

我说,中国历史上从来都认为,在全国发生大的疫情的情况下,都认为是有冤狱造成的,或者是执政者有欺压百姓的事情造成的。因此,在发生大的疫情的情况下,执政者都会检讨自己,甚至会发罪己诏。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通常的说法,怎么能说是不法言论呢?

再一个,他们说我说的不法言论,主要是指中共是暴政,他们也没有明说,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明说。反正就那么走了一下程序,就休庭了。

然后,他们叫我回去,因为疫情的原因,是通过视频在看守所二楼开的庭,他们要我回去等着,什么时候再二次开庭,再通知我。

我一回到监室,他们全围过来了,问这问那。

我说我不认罪,与法官争起来了,大概争的内容我也与他们说了,反正他们也只是象听故事一样的。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件我不认罪的事情,却隐藏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因为,所有不认罪的人,都是因为认罪就会被判决重刑,所以,为了不被重判,才不认罪的。其它所有的,走简易程序的,判决在一年左右的人,全都认了罪,判轻罪的人没有不认罪的,而只有我一个人,在认罪可以判轻刑的情况下,我居然不认罪,他们认为不合常理,他们认为,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

用他们的话来说,如果能轻判,几个月就能出去,那怕是花钱,那怕让他们下跪,那怕是让他们认一百次罪,他们也认,他们说认罪又不损失什么,能出去比什么都好。

这个隐患也与号子里的人员变化有关。

因为这个号子里,这些时,除了刑满走了的,或下队服刑的,原来的人只剩下几个人了,我原来以为这样人少就会更好了,不会人为的再增加很多的人了。

可是,看守所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宁可有空的号子,也要把人挤到一起来,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值班的需要,还是因为人挤在一起,与他们好搞钱有关。具体原因我也不得而知,反正突然一下,我们这个号子的人一下子就增多了,一下子又变成为15个人,以后我在里面二年的时间,有时会变成16个人,以15个人的情况为多,有时好不容易人少了一些,可是他们又从其它的号子里增加人,或者是把两个号子合并成一个号子,或者是三个号子合并成二个号子,反正是要把人挤在一起,不让人好受就是了。

那么,这样一来,这个号子原来和谐的气氛就全打乱了,原来号子里人的心态也都变了。

 

 

未完待读

2023年12月9日


More from 方斌之声